但为君故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靖苏 高湛视角 短 HE

我常想,我伺候过的这三位皇帝里,究竟是哪一位,最冷淡薄情.先皇弑父杀兄登基,而如今这位,明明是清正严明,给那本已有倾颓之势的大梁带来太平盛世的这位,却真真是最合这冷淡薄情四字的.
正值壮年,不立后,不生子,不好宴舞,不近美色,冷冷清清,严肃刚毅.自登基来,鲜少露出笑意,时常黑脸,似乎从未有过一日开心的日子.
大臣们看在眼里,却无一人能解这陛下的苦痛.
直到那日.
一纸书信直抵金陵,三年间从未有过什么剧烈情绪波动的帝王,看完后,生生怔在原地.良久,才回过神来.然后,便是急急命人通知太后、言侯、纪王,“朕要出宫.”
皇帝风风火火的走了,我斗胆捡起那随风飘落在地的信筏,上面简简单单九个字,“梅长苏未死,请至滁州.”


三个月后.
皇帝终于回来,身边还带着一人,眉眼清秀,长身玉立,可不就是那…梅长苏么.
可不就是那三年前,搅动风云的麒麟才子,那被夏江指认的赤焰少帅,那请旨监军战死北境壮烈殉国的一介布衣,那皇上梦魇里唯一的主角,那皇上轻呓时兜兜转转说不出口的,…梅长苏么.


那梅长苏进了宫,便居在养居殿,与帝同寝.任那眉须皆白的老臣们大殿上一口一个妖孽惑主,今天一吐血明天一背气,那梅长苏仍是安安稳稳的呆在养居殿.
没法子,陛下乐意,太后惯着,近臣理解,又有谁还能改变呢.



后来.
看着那三年未露笑颜,不过是因着那人随手剥了个橘子递到嘴边就笑得褶子泛滥的皇帝,我总算明白了,不立后,不生子,为的是什么.

不过是那人安睡时的眉眼,不过是那人微凉的指尖,不过是那人喊着笑的一句“景琰.”
不过是有那人在身边的,盛世人间.

评论(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