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为君故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我想你

我想你.
我想你.
我想你 我真的 很想你.
有那么多话无法出口,只是因为从没有像别人诉苦的习惯.没有你在我身边,不能每天都看见你,用戏虐玩笑的语气告诉别人我喜欢你,你是我的准对象,在那个姑娘说她喜欢的人和你在一个学校的时候一脸淡然的说好巧,我喜欢的人也在那里.她们总在打听我喜欢的人是谁的时候对我说是一个女孩子不满意,觉得我心有戒备不肯诚实交往,可我说的就是实话,我那样诚恳,却又不可控制的用上戏虐痞气的玩笑语气.
你和我很像,像到就像一个人,一样的面无表情淡定冷静,一样的全无所谓毫不在乎,我们有多好呢?好到像景琰和林殊那样么?有一次忘记在和家人聊什么,忽然说了一句你别告诉我你要跟那谁结婚就行.当时我惊讶又觉得不过是惯有的玩笑罢了,还在心里满不在乎的想你真太机智了我还真这么想的.
你从不对我说晚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两个字也只是礼尚往来,别人对我说便回一句,却惟独一直坚定的在和你聊天的最后说晚安,每次都是.我在悄悄话对你说过我喜欢你,你一下便猜出我是谁,于是这就又变成了一个玩笑,那时我也没想很多,现在却想,是我又怎样,我也可以,是认真的啊.
我上高中起,总是没有理由的忽然就情绪低落,忽然就心情烦躁,我也没有很多的想起你,因为我们之间可能因为太过相像,可能因为总是习惯性的互相包容,可能因为天生性格里的不在乎,我们极少争执,极少与对方生气.印象中似乎只有两次,第一次我忘记因为什么无理取闹刻意不理你逼的一向笑着什么都不在乎从未生气的你用一种要打我的语气叫我的全名,那时我印象中你唯一一次叫我全名;还有一次是你不知为何就是不肯借我小说看,我面无表情的生气和委屈,却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
我们曾经说好一起去西藏,去丽江大理西双版纳,去卡萨布兰卡,与沙漠和高纬地区,去乌镇去西塘去凤凰古城,去泰姬陵,去亚马逊,那时候别人说长大了就不一定还能不能不能碰见了,那时我们那样坚定的说一定可以,因为我们永不分离.
有时候总想,那些奇奇怪怪的脑洞似乎总是只能和你分享,无论想去什么地方像同行的也只有一个你,我确实是孤独的,因为我长这么大真正最好的朋友也好在乎的人也罢,只有一个你.
我想你.
我想你了.

评论

热度(1)